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先生
  • 电话:0755-85293010-8006
  • 手机:1363265489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正文
浙江象山花童诡异悬案:神秘夫妻带走小女孩后三人均在河中死亡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5-17  浏览次数:

  【本文节选自Z网文,作者:故事荟萃堂,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阴婚这个可怕的习俗,一直在少数地区存在过,但是现在这种陋习基本上已经消失了,阴婚就是为了已经离去的人寻找配偶,举行阴间婚礼。而我们常见的婚礼上还有这样一个角色,那就是花童,它往往预示着对新人爱情的美好祝愿。

  但阴婚和花童这两个词汇联合在一起的时候,不禁让人毛骨悚然,7月4日,一个寻常的早晨,章先生很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工作,为了给远在家乡的女儿挣点生活费,他孤身一人来到了天津打工,女儿则是托付给浙江淳安老家的爷爷奶奶照顾。

  就在几天前,章先生的父母给他说有一对新婚租客想将女儿带去上海给朋友的婚礼当花童,章先生当即觉得,将女儿交给两个陌生人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所以他再三叮嘱父母拒绝这个请求,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父母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今天早上自己就得到消息,女儿已经被带到了上海,章先生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飞回家乡,他频繁翻看手机。

  询问这对夫妻的位置和女儿的状况,当他看到对面发来女儿酣睡的视频,他才稍微心安了一点,这对夫妻也一直很配合,每次回复讯息也十分准时。

  但就在7月4号晚上,男租客却突然在深夜时分两次给章爸爸发来了两串奇怪的数字:28.29.51 64.68,这一古怪行为十分诡异,而事后也没有对这做任何解释。

  这两组数字十分规律,每两个数之间用句号隔开,这诡异的行为章先生也没有在意,第二天章先生点开了男租客的朋友圈,最新的朋友圈是自己女儿的照片,配文是:“多了一个新女儿。”看上去这对夫妇很喜欢自己的孩子,章爸爸稍微放心了一点。

  但是这样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2019年7月6日,章爸爸觉得这对夫妇变得很奇怪,每次自己要求将女儿送回来,他们就编造各种理由拒绝,之后那对夫妇的电话居然无法拨通了。

  直到6号晚上六点钟,章先生终于拨通了那对夫妻的电话,他声称自己必须马上见到女儿,不然自己会立刻报警,对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男租客似乎很不在意,他一改之前恭敬的态度,声称自己手机快没电了,就挂了电话。

  章先生十分担忧女儿的安危,他顾不上手里的工作,连夜赶回老家浙江淳安,可是自己怎么都联系不上带走自己女儿的那对夫妻租客。2019年7月8日,悔恨不已的章先生选择了报警。

  那么这名失踪的少女去哪儿了呢?章先生的女儿名叫章子欣,失踪时年9岁,她出生在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清溪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和这里所有的留守儿童一样,子欣很少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为了扛起生活的重担,章先生在天津工作,而章先生的妻子则在广东,子欣从小在爷爷奶奶的身边长大,在这个民风淳朴的村庄里,子欣生活的无忧无虑。

  她戴着眼镜,长得白白胖胖,十分可爱,笑起来阳光灿烂。子欣的爷爷奶奶在一家连锁酒店经营着一个水果摊,住在连锁酒店的一对夫妻由于经常光顾,成为这家水果摊的忠实顾客。这对夫妻在2019年6月10日到6月28日,就一直住在这个酒店,几乎每天都去两个老人的摊位上购买水果。

  这对夫妻,男的姓梁,女人姓谢,他们看上去十分喜欢子欣,还去附近的量贩超市购买玩具给子欣玩,他们本来是准备7月6号坐飞机旅行,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为了子欣取消了飞机票。

  6月29日,他们找到爷爷奶奶家,确认子欣就住在家里,而且家里只有两个老人,他们马上租下了子欣家二楼的房子,租金每个月500块,章爷爷在和两位夫妻的攀谈中了解到梁先生在广东经营汽车维修厂,名下有十几套房子,家境殷实,自己十分喜欢孩子,看子欣就像亲生闺女一样,几天下来,两家人相处的十分融洽。

  这里要讲一个题外话,做父母的千万不要以为别人都喜欢自己的孩子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般来讲孩子都是自己的孩子,老婆是别人的好,这听起来很扎心,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这两名租客看起来十分和善,子欣也十分开心,章爷爷也逐渐放下了戒备心理,7月2日晚上,这两个人说出了一个想法,希望子欣能随同他们去上海给朋友的婚礼当花童,两位老人有些不放心,于是打电话给天津的章爸爸商量。

  章爸爸在电话里极力反对,但是两位老人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利害关系,章爸爸还是不放心,3号那天晚上还给两位老人打了几个电话,不同意女儿单独和租客一起出去,就算要去,也要有爷爷跟着一起去,这对夫妻当时很爽快的答应了。

  但在临行时,两人却以老人不方便出行为借口,让老人不要一同前往,为了让爷爷放心,这对租客将自己的身份证扣押了下来,就这样他们带走了子欣,之后发生的一切就完全超出了两位老人的控制范围,直到子欣失联,章先生报警,两位老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是儿童失踪案,警方十分重视,警方在和爷爷奶奶沟通之后,很快推测这是一起早有预谋的拐卖案,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能找到人贩子就能知道孩子的下落,于是他们对各个闸口的监控录像进行了全面的检索,由于警方效率很高,这对夫妻的出行记录很快被调查出来。

  但是结果十分出人意料,宁波警方传来消息,那两名疑是人贩子的夫妻,被发现沉进了东钱湖,两个人被打捞起来的时候,他们的身体还用衣物紧紧捆绑在一起,就像在践行某种神秘的仪式,而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这对男女并不是夫妻,经济也并不富有,男方梁某在老家结过婚,并且育有子女。

  而女方谢某则是欠下很多外债,这个结果让人感到细思极恐,为什么只找到两个人的尸体,女孩的下落不明,整个案件陷入了重重迷雾。

  警方于是通过章爸爸获得了他和男租客的聊天记录,之后又根据这两个人的社交账号分析了两人的心理状态,随着一条条线索的涌现,人们才发现这场儿童失踪案背后居然隐藏着巨大的阴谋,笼罩着子欣一家人,而可能存在的真相却令人难以置信感到脊背发凉。

  在讯息汇总的过程中,很多疑点冒了出来。第一个疑点,男租客的空间相册里出现了“三山国王”的照片,三山国王是潮汕地区本土民俗,是用来祈求风调雨顺,四季平安的。虽然将其放在相册里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怪就怪在男租客的所有的照片都是不同角度的三山国王,像极了某种特殊痴念。

  之后发现的线索更是让人忍不住朝这个方面推测,首先两个人离世的时间刚好是农历的6月6日,这个日子就是广东潮汕地区的鬼节,其次就是两人最后一次的出行记录,根据当晚计程车司机的口供,两人是打车去的东钱湖,原本300元的车费两个人硬是将价格还到280元,本来想离开这个世界的两个人还会在乎这区区20元吗?这实在令人费解。

  有高人在网上查询资料,找到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竟然跟三山国王有关,在三山国王上身的视频里,很多人都是捐出了280元,这280元就是他们去往那个世界的车票钱。这对夫妻砍价到280元的行为,结合他们拐走女童去婚礼当花童的资讯,不由让人不寒而栗,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婚礼呢?

  第三个疑点就是这对夫妻的行动路线,按照当时两个人的说辞,这次旅程他们的目的地是上海,而事实上,这一行人从来没有到达过上海,男租客那段拍摄温州到上海的视频只是一个障眼法而已,他们之后半途就下了车了,三个人离开千岛湖之后,先后去了福建,漳州和厦门,再坐动车去了宁波,其中在象山待了七八个小时,去的地方大都以景点为主。

  小女孩的下落在整个行动路线中显得模糊不清,在这对夫妻准备手挽着手走向深水湖的那天,也就是7月7日晚上7点18分,象山一处监控录像还捕捉到这对夫妻带着少女,一行人出现在象山松兰山到爵溪方面的路线分时,这一对夫妻再一次被监控捕捉到,此时他们的身旁已经没有小女孩的身影。

  在这短短三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而子欣究竟去了哪里?这两个监控中间的距离是四公里,四公里的路途,一般步行要一个小时左右。而两位租客走完这四公里却大约花了三个小时,从地图上看,这条路几乎都是沿海,除去走路的一个小时,剩下的两个小时里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而最后一个疑点是觉得很难猜测出真正用意的,那就是男租客在和章爸爸聊天时发的那两串奇怪的数字:28.29.51.64.68.有人分析得出,28就是88,29就是99,51的意思就是指我,而连起来的意思就是爸爸救救我呀,而另外一种说法是通过拼音九宫格输入法,这两串数字意思就是:“不存在了,你女。”而有人推测,梁某说的去上海当花童其实就是去海上当花童,而这一切预示着似乎一个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了。

  在得知女儿失踪后,章爸爸马上不顾一起赶到了象山,配合当地搜救队的工作,当地组织了多家救援队参加了搜索,山上有200多人,海上有60多人,包括大批巡特警一起寻找子欣,根据之前监控的线号下午,搜救人员在一处凉亭发现了孩子的市民卡,放的位置非常明显,似乎是有人刻意而为,而这处凉亭可以直接下到海边,下午两点半,搜救范围锁定了在凉亭2公里左右的范围。

  水陆并进同时进行搜索,在快艇和声呐等设备到了之后,搜索范围又向外延伸了2海里左右,可是连续数天,还是没有发现女孩的踪迹。2019年7月13号,象山县石浦镇,55岁的周师傅准备驾船带游客出海,进行娱乐性的捕捞,在早上10点多,天空飘着小雨,他带着16名游客从石浦东门码头出发,大约11点20分,他启程返航,在回去的路上,周师傅突然发现前方大约20米处的海面上,似乎漂浮着什么东西。

  这漂浮物像是什么人的衣物,他赶紧抓紧速度,想着应该是谁的衣物遗落了,可他靠近时才发现,他看到了令自己心酸至极的一幕,周师傅猛然想起之前好像自己的爱人跟自己提起一个失踪在松兰山景区的少女,他赶紧拨通了渔政部门的电话,经过DNA比对,发现的就是失踪的章子欣。

  经过法医判断,子欣当初应该是7月7日在观日亭附近溺水,因为7月9日,该地区发生了巨大的降雨和风浪,使得她被海潮带到了石浦区域,女孩鲜活的生命陨落在深不见底的海洋之中,案件中的诸多疑点引发了公众的讨论,女孩究竟是失足落水还是还是被人蓄意谋害,而这两个带走女孩的嫌疑人都已经离世于人间,而且这两个人都是独自漂泊在外,是社会上的边缘人物。

  人们也只有通过一些细思极恐的细节来猜测,潮汕地区的三山国王,280元的路费,以及农历6月6日的鬼节,两人诡异的死亡姿势,再结合海上花童的见证引路,似乎是两个不顺心的人在经过人世间的悲凉蹉跎之后,通过某种神秘的仪式感来获得西方极乐世界的认同感,但这一切却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少女。

  章爸爸获得女儿离世的消息后,悲痛欲绝,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一般,本来努力奋斗就是为了女儿过上优渥的生活,而这一切来得如此猝不及防,那个可爱的女孩还没有去过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出发前一定满怀希望,她渴望去看看山外面美好的世界,可是她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只空留亲人的唏嘘不已和泪流成河。